混蛋風流修仙者 1-2

时间:2019-06-30 17:26:52

第一章 群雄逐鹿    

                        第一回 異世界移民局

  炎熱的夏天,一名中年男子躲在家中寫小說,他對著電腦,飛快打字。

  他渴望如小說中的主角一樣,能在修仙界修練,可惜,這只是他的幻想,現
實有沒有修仙界根本不知道。

  可是,他相信穿越這一回,地球上有很多未知的地方,存在著未知的危險,
一些傳說到處流傳,如八達霧三角洲,不是經常說有人走進去後不知所蹤嗎?

  可是沒有人回來告訴我們,那些失蹤的人去了哪。

  然而,一天沒有穿越到修仙世界,一天還要面對殘酷的現實生活!

  他翻開報紙,尋找工作。

  忽然,他看見一則啟示。

  「異世界移民局?」

  好奇之下他去了找這個異世界移民局,偌大的店面,裝修一般,和一般移民
局沒有分別,他走了進去,坐到櫃臺前詢問。

  「真的有異世界移民嗎?」

  「有啊,你想移民到那個異世界?」

  一聽見眼前這位標緻的女服務員的答案,中年男人喜不自勝,立即道:「有
甚麼異世界選擇?」

  「多了,有修真世界、有魔法世界、有超人世界、有獸人世界,包你滿意。」

  「哇靠!還真多耶,移民有甚麼條件嗎?」

  「沒有的,也不用錢,異世界正缺人,但也得承擔風險,生死各安天命,本
移民局不作任何負責!」

  「那移民了還能回來嗎?」

  「只要你不死,還是有機會回來的。」

  「好,我要移民修真世界!」

  「請填寫資料。」

  中年男人不加思索,填寫了一些雜七雜八的資料,不知道有甚麼用,然後回
家等待通知。

  過了一個月,他收到了通知,異世界移民局批準了,他高興得整晚睡不著,
隔天一早就準備好移民,甚麼也不用帶,兩袖清風。

  再次來到異世界移民局,這次他走到內部,一間房間中,地上有一大型的古
怪圖形魔法陣?或叫傳送陣?

  嚮導和他踏進傳送陣內,然後不知怎樣傳送陣發出白光,一眨眼間,兩人已
經出現在一處山頭。

  「這裡是旭日山,是傳送點,這個石頭你拿著,是傳送回地球的媒介,切忌
遺失,若果覺得環境不合,請盡早回到地球,莫要犧牲性命哦。」

  「知道!」

  「好好生活吧,祝你前途似錦。」

  中年男人也不廢話,收起傳送石,然後大步往山下走。

  異世界啊,他一直嚮往的異世界,這麼就來到了,真的不是發夢嗎?

  走到了山下,他發現了一條小村,起初他還怕言語不通,可是他多慮了,或
許和他填寫移民表格時填寫的語言有關,他寫了廣東話。

  身上沒錢,甚麼也沒有,他先得找錢,安定了生活,才想下一步。

  「唷!找工作?」一名老樵夫咬著煙槍,一副雲淡風輕的說。

  「是的,我甚麼也能做。」

  「好吧,村中正要開發樹林,你替我們伐木吧。」

  如此,說好一天十塊銅錢,不知多還是少,先賺著沒錯。

  幹了半年,到了冬天。

  「景仙!」

  一名男子大喊,景仙就是那移民到修真世界的中年男人,景仙這名字是他自
己改的,景是他的名字,仙是他的封號,自稱景仙,也是一種期望吧,希望有一
天能成仙。

  「在!」正在劈柴的景仙抹了一把汗,應道。

  「哈哈哈,幹得不錯。」

  「託賴吧,還有甚麼活可以做?」

  「沒了,休息一下吧。」

  坐在樹下休息,看著遠處一些老人下棋為樂,這村子在大森林裡,獨自一家,
生活不易啊,這麼日子相處下來,村民和這新來的景仙也熟悉了。

  景仙對村民說是從外地來的,路經此村,身上的盤纏用盡,唯有在這兒住下
來打工賺錢,他也問過村民,知不知道修仙門派的事,這裡偏僻,遠離都城,人
口只有數百,一直是自給自足的,外界的消息很難傳到這裡,他們只是鄉民,根
本不知道甚麼修仙不修仙,也沒見過仙人。

  景仙略感失望,看來要離開村子到外界走走才能打聽到消息了。

  生活清閒,每天吃睡工作,活得總算愜意,過了冬天,儲了點錢,剛巧從村
外來的錢大爺要送一些物資出去,景仙覺得也是時候離開村子,就順道一起走。

  一路上行石泥小路,崎嶇難行,沒有馬車的載具,只能步行,距離最近的縣
城也有兩天路程,路途遙遠,加上現正多事之秋,據錢大爺說,燕國政局不穩,
皇帝年輕,少不更事,由其母後把持朝政,不得民心,各地州郡擁兵自重,真正
的燕臣不多,個個狼子野心,圖謀不軌,若不是名將蒙英將軍力壓群雄,恐怕燕
國早就內亂了。

  景仙還想追問天下局勢,可惜錢大爺雖然知識豐富,奈何也只不過是鄉民,
所知不多,見識不博,也沒問出個甚麼來。

  輕輕鬆鬆來到白馬縣,這是一座小城,城牆不高,防衛不多,不是軍事重城,
屯兵也少。

  和錢大爺道別,景仙自行遊覽,當然不忘打聽修仙界的事,如很多小說一樣,
打聽消息的地方不外乎兩個,市集、茶樓。

  好運來茶樓二樓,景仙剛點了餐,待店小二送上餐時,景仙順道打聽一下修
仙門派的位置。

  「請問這兒最近的修仙門派在哪?」

  店小二上下打量著景仙,好奇此人年紀不輕,難道現在才開始修仙?

  「楓嵐派,在白馬縣東邊行二十里的明月山上,哥兒,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雖然楓嵐派不是甚麼大派,可也不會看上你的。」

  「不試試怎知道不行?」

  「好,那你即管試試吧。」

  吃過早餐,景仙就起行往明月山,誰知行到半路,下起春雨來,勢頭愈下愈
大,於是他找到一間破廟躲雨。

  他暗暗發晦道:「真倒楣。」

  然後,從破廟外走進一男一女,男的英偉不凡,女的楚楚動人,兩人年紀不
大,都在二十歲出頭,一身青衣,都帶著劍,一陣江湖兒女的味道,看得景仙很
是著迷,仿彿像是拍戲。

  尤其是女的,姿色上佳,身材豐滿,被雨水打濕,凸顯她出色的身段。

  「看甚麼看?當心我挖了你雙眼!」景仙想不到那女的相貌倒好,竟是個惡
婆娘,破口就罵,她旁邊的青年笑道:「師妹,別跟一個平民計較吧。」

  「林師兄,他那眼神好討厭。」

  「不怪他,都怪我的好師妹玉兒太美了嘛。」

  「玉兒……」我低聲沈吟地說,誰知對方竟也能聽見,聽力如此好,她罵道
:「玉兒是你叫的嗎?給我掌嘴!」

  景仙頓覺無奈,只不過一個名字罷了,誰唸不一樣呢?需要這樣嗎?

  「對不起,我錯了。」人家有劍在身,明顯是會武功,自己只有點氣力,實
力不如人,只好陪罪。

  「我叫你掌嘴!你沒聽見嗎?」

  「師妹!別惹事。」

  景仙心道:「好潑辣的妹子。」

  「我掌,我掌,這好了吧。」景仙只好輕輕拍了兩下,虛應道,他也不是甚
麼大人物,沒甚麼臉子不臉子的。

  「哼!」

  唯有那俊美的青年向景仙點了點頭,示意抱歉,也只能賠笑了。

  雨勢稍緩,林師兄和玉兒似是有要事,不理雨還下著,急匆匆的離去。

  下午,雨停,景仙繼續趕路,當去到明月山時,已是黃昏。

  楓嵐派立派數載,實力有限,佔的地也不是甚麼鍾靈毓秀之地,偌大的山也
不高,可是,就是不顯眼,才沒有被人放在眼內,任由其自由發展,立派數載安
然無恙,門派也不主張惹事生非,不爭不競。

  當然,現在群雄割據,即使是小勢力,也得找靠山,沒有人庇護,想發展都
難。楓嵐派的靠山就是青州牧白夜,屬於青州的管轄範圍。

  景仙來到明月山山下,山下主道有人把守,竟然是一位老頭兒?

  景仙上前詢問:「請問這兒是楓嵐派嗎?」

  老頭兒慈目一掃,看出眼前的中年男子不是修仙者,但態度也沒有惡意,更
沒有輕視,溫和地說:「正是,不知先生有何要事?」

  「我想拜入門下,不知可否?」

  老頭兒又再打量一下景仙,他那銳利的目光,仿彿看穿景仙的體質,然後淡
然說道:「資質平平,若想發修仙夢,也怕老了吧。」

  「學無前後,達者為先,老不老不成問題,我有的是決心。」

  老頭兒雙目發亮,然後淡然說道:「就看看你決心是不是很大,隨我來吧。」

  景仙一臉狐疑,這老頭兒的態度仿彿像是收不收景仙為弟子他說了算似的,
難道這老頭兒不簡單?

  景仙以為老頭兒帶他直上山上,誰知走到一半,拐了個彎,走入樹林,林中
百鳥齊鳴,草木繁盛,看似別有洞天。

  入黑,景仙被帶到湖旁的一間小木屋內,老頭兒招呼他坐下,送上熱飯熱菜,
二人一起吃了,老頭兒只說了一聲:「早早睡吧,明天一早開始幹活。」

  「幹活?」景仙心中好奇,這老頭兒身份不明,又不像修仙之人,楓嵐派有
這麼一位高人麼?

  最大問題是,這算是收了自己為弟子了嗎?

  若果是,至少應該帶他參觀一下門派吧,熟悉一下環境嘛,怎麼會帶他到樹
林中來呢?

  這像隱居多一點啊。

  翌日,清晨,老頭兒早早叫醒景仙,景仙還沒睡夠,一臉慵懶地起床,一出
門,望望天,竟然發現天都沒亮,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老頭兒拋下一
句話:「幹活!」

  然後帶著睡眼惺忪的景仙邁步走向樹林深處。

  老頭兒手中拿著斧頭,走到一棵大樹下,不知他是怎麼看見的,舉手就劈,
劈了兩三下,將斧頭丟給景仙,說:「你來。」

  景仙根本甚麼也看不見,胡亂地劈,都劈在不同的點上,造成一道道淺淺的
斧痕,這樹仿彿有一層保護罩,卸去大部份力度。

  「用感應!與天地合一,運力於腰,不對!」老頭兒搶過斧頭,又示範了一
次。

  「老頭子,我根本甚麼也看不見,怎麼劈?」

  「不要用眼,用心去感受,與天地合一。」

  「天地合一?」景仙有點清醒了,難道這老頭兒想教他甚麼?

  景仙開始認真起來,用心去劈,可是久久不能得心應手,景仙偷看老頭兒表
情,只見他頗為失望,於是景仙愈發用心,當作訓練一樣。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景仙每天天未亮就起床,走到樹林深處劈樹,說也奇怪,
無論他劈了多少下,樹身留下多少道痕跡,下午再來看,劈痕都會消失掉。

  「怪事,這樹……」

  天一亮,老頭兒就不用景仙劈樹了,而是教他種地栽花,或是釣魚,反倒不
像修練了。

  所以,就那麼一兩小時的訓練,摸黑劈樹。

  春去秋來,又是一年。
第一章 群雄逐鹿 

                            第二回 小紅

    今年三十六歲的景仙,樣子又老了,平凡的外貌,加之略胖的身型,走到哪
兒都不受註目。

    偏偏他為人好色,來了異世界這麼久,沒少手淫。

    今天,小紅又來了,小紅是楓嵐派的女弟子,樣子精靈可愛,年約十六,身
材姣美,她每個月都會來看老頭兒一次,每次都會送來一壺酒,老頭兒把她當作
孫女看待。

    小紅見過老頭兒,又問:「景哥哥呢?」其實應該叫景叔叔才對。

    「應該在釣魚。」

    「我去找他。」

    小紅走到湖邊,臨近就看見景仙,景仙自從學會釣魚後,就愛上釣魚了,那
種悠悠蕩蕩的閒情逸緻,恰似天上的浮雲,景仙意不在釣魚,而是一種體會。

    「景哥哥。」

    景仙應了聲:「小紅?」並未回頭,直到小紅來到湖邊,她也坐下,和景仙
聊起上來。

    「怎樣?修練有進步嗎?」

    「一點點吧,還沒練出火候。」

    「加油!說不定那天你練出靈感,體內靈根就會甦醒。」

    景仙苦笑,在他每天劈樹的日子過了不久,老頭兒就對他說:「兄弟,你的
體質很差,靈根沈睡已久,難以喚醒,我看你還是打消做楓嵐派的弟子的念頭吧,
沒希望。」

    景仙當時頗為失望,正打算離開明月山,回到地球生活,寫寫小說,還可以
圓一下修仙夢。

    可是,當碰見小紅,她那天真的態度,爽朗的個性,青春美麗的外貌,無不
吸引景仙的註意,和小紅交談兩句,小紅就大大鼓勵景仙留下,說甚麼努力不喪
誌,成功在嘗試。

    於是為了小紅,景仙堅持了下來,這一年來,果真有些微進步,他感覺到體
內的氣機開始運轉,封塵已久,氣機都生鏽了。

    談了一會,小紅又要走了,她是偷來的,這兒不準楓嵐派弟子來的,是禁地。

    而老頭兒貌似不是甚麼大人物,更像是被關在禁地的,每個月只有一次幫忙
守山門的機會,算是給他出樹林透透氣。

    當日景仙來到楓嵐派,就剛巧是老頭兒守山門的日子,幸好他早到那麼一會,
不然老頭兒又要返回樹林了,這也是緣份吧。

    聽小紅說,老頭兒觸犯了門規,被軟禁在樹林內,至於觸犯了甚麼門規,小
紅不知道,問老頭兒,他又不答。

    景仙還沒正式加入楓嵐派,也不算是楓嵐派的弟子,除了小紅,整個楓嵐門
都不知道景仙的存在,故此景仙進入禁地也沒有明文規定不許了,但始終是楓嵐
派的地方,景仙也不敢亂來。

    小紅走後,景仙又站起來,走回木屋內,取了斧頭。

    老頭兒知道他幹活去,也不阻止。

    雖然天亮,但景仙可以合上眼來劈樹,這些日子以來,景仙想出這方法增加
修練時間,若不然每天才一兩小時修練,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才能修出靈根了。

    景仙站在大樹前,合上雙眼,用心感應大樹所散發出來的靈氣,在這世界,
一花一草,一樹一木都有靈氣,也叫靈性,只要用心感應,不難感覺到四周靈氣
的波動。

    靈根分為先天靈根和後天靈根,先天靈根是指一出生靈根就甦醒的人,後天
靈根是指出生後透過修練而喚醒的靈根,有些人一生也不能喚醒靈根,通稱凡人。

    後天靈根一般資質好的話都會自動甦醒,其次是修練甦醒,修練的時間長短
也有關係,愈早甦醒的靈脈愈強大,往後能達到的成就更高,比別人走得更遠!

    先天靈根被稱為天脈,後天靈根被稱為地脈,那些修練很久才甦醒的稱為人
脈。

    景仙修練這麼久,如果能甦醒的話,應該是人脈沒錯了。

    景仙努力集中精神,用身體去體會四周的靈氣,不久,他動作開始流暢,與
天地合一,進入天地交泰之境。

    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寧靜得很,甚麼東西都不存在,明明是存在,
卻甚麼都沒有,連景仙也不存在。

    但他在!

    這兒就是他,他就是這兒,天與地,萬物自然而生,先有混沌,後有秩序。

    忽然,這片天地產生了一滴水,不知從那兒來,到那兒去,一滴……兩滴…
…三滴……慢慢地,地大震動,仿彿有甚麼要蹦出來。

    地裂開了,有水滲出來,很稀少,但聚沙成塔,慢慢地形成一個小窪,約莫
手掌般大。

    「轟!」

    一聲震怒,天地咆哮。

    景仙用力一劈!

    「裂~~」大樹裂開一道巨口,慢慢倒下。

    「氣斬!我成功了!哈哈哈哈~~~ 靈根甦醒了!」

    景仙一股腦兒沖回木屋,高興地對老頭兒說:「我成功了!」

    老頭兒沒說甚麼,表情淡然,也不覺值得高興。

    誰也知道,人脈,窮一生之力,也不知道能不能踏入金丹期,放眼整個燕國,
修仙者無數,金丹期者有幾人?

    不出十個!

    元嬰期者,沒有。

    所以,燕國一直是齊國的附屬國,年年進貢,抑人鼻息。

    練氣期分十段,到了築基以後則分前、中、後期,築基後是金丹、元嬰,再
高的實力也未可知。

    在燕國,能到築基期已經是高手了,是被朝廷重用的人物,到了金丹期,一
般不會輕易出手,若非重大事情,關係到國家興亡,或是一宗存亡,生死關頭才
出手。

    人脈,能築基就不錯了。

    老頭兒站起來,到書架上搜出一本書,交給景仙,道:「你修練這個吧,或
許對你來說最好。」

    「《神陽》?」景仙看見書面上的字,不禁稀奇,甚麼神陽?

    翻開來看,裡面竟然是一些男女交歡的事情,看了一會,景仙大概明白老頭
兒的想法,或許是他撞見過景仙手淫的關係吧,洞悉他這個年紀還沒成親,對性
的渴望特別強烈。

    景仙心中那個兒不是味兒,自己竟然淪落到修練這種邪門的功法?不過……

    他喜歡!

    「老頭子,這功法要配合男女交歡來修練的啊,沒有女人,怎麼修練?」

    「小紅不就是女人嗎?」

    「甚麼?你要我對小紅……這也太……」

    「你看熟心法口訣,小紅那邊我幫你搞定。」

    景仙忽然認識到老頭兒不為人知的一面,他看似心慈貌善,但這是騙人的,
他行事作風絕不是好人。

    這不禁令景仙想到,老頭兒究竟犯了甚麼門規被軟禁在禁地裡呢?

    又一個月,小紅又來了,景仙心知機會來了!

    「伯伯,景哥哥。」小紅走進木屋,老頭兒便對她說:「小紅,妳過來。」

    小紅不疑有他,走到老頭兒面前,猝不及防,老頭兒連點她幾個穴道,把她
的氣機封住,也不知老頭兒用何手法,弄得小紅全身乏力,軟綿綿的,任人驅使。

    「伯伯……你……對我做……了甚麼?」小紅搖搖晃晃,差點要倒地,我立
即上前扶著了她,把她帶進房間中。

    「景哥哥……你……要……做甚麼?」

    「小紅,妳不是說喜歡我嗎?」

    「是……喜歡……但……不是……」

    不待她說完,景仙就吻住她的嘴,一番纏綿,互吞銀津,順道解開小紅的衣
裙。

    小紅樣子驚恐,又無力反抗,任人施為。

    解開肚兜,露出她豐滿的胸肉,如玉兔般可愛的乳房,一手複蓋,慢慢揉搓,
很是好玩。

    吻久,唇分。

    景仙轉移舔她的乳房,一邊揉搓,一邊吸吮,奪去了她兩顆葡萄,那兩點慢
慢脹大,變硬。

    「不要……景……哥哥……放過……我……」小紅哭了。

    「小紅乖,給了我,妳便是我的女人,我會好好對妳的。」

    小紅再不掙紮,掙紮也無用。

    景仙分開小紅雙腿,提槍上馬,直入花芯。

    處女落紅,染滿床舖.

    景仙一生人第一次破處,感覺就是爽,那種征服的感覺,令他想不到完事後
的鄙夷。

    她會痛恨他嗎?

    抑或是順了?

    事不宜遲,景仙馬上運起玄功心法,將女體的玄陰之氣,煉化為男體的玄陽
之氣,吸收入體,慢慢打開淫脈通道,焠煉淫脈,這是一條幼小的異脈,潛藏在
經脈之中,把握住不同的穴道。

    景仙的陽具不大,有點兒弱小的味道,只能叫勉強能使女人有感覺吧。

    然而,隨著運轉玄功,他胯下之物又脹大幾分,貌似沒有那麼弱小了呢。

    處女之血被陽具吸收掉,對於《神陽》玄功,處女血是大補之物,不能浪費。

    「劈劈啪啪」的肉肉拍打聲,顯然景仙很是賣力,交足貨,沒有欺場。

    小紅也開始興奮起來,臉紅耳熱,氣喘噓噓,低聲呻吟。

    到最後小紅直接環抱住景仙的頸,把頭埋在他的懷內。

    「哦哦啊啊……」小紅開始重重呻吟,看似要到頂了。

    見此,景仙加大力度,使勁地插……

    完事後,景仙摟抱著小紅,小紅依偎在景仙的懷內,小紅身上的穴道封印已
經解除,但她沒有怎樣,反倒從了景仙,女人嘛,給了男人後就不一樣了。

    「景哥哥。」

    「嗯?」

    「你會照顧好小紅?」

    「會,一定會。」

    「嗯,那小紅就不後悔了。」

    甜言蜜語哄好小紅,二人穿回衣服。

    接下來的日子,小紅來探望老頭兒的次數密了,說是來探望老頭兒,其實是
來和景哥哥歡好,嚐過一次後,小紅漸漸露出本性。

    慢慢地,景仙的實力也在進步,這本《神陽》功法果然神妙,淫脈的強大不
比天脈弱,照這情況,修練速度應該很快。

    景仙喜不自勝,每次和小紅交歡,都用盡氣力,務求做到最好。

    小紅的實力是練氣二段,短短三個月,景仙就超越了她。

    這令小紅不敢輕視景仙,更加有點仰慕他了,對他的愛愈發堅持。